、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七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哭包洋,黄烦烦怒刷存在感

一阵兵荒马乱过后,喻文州把自己和张叔的手机号给了蓝河。去后勤部门领了些日用品和一套折叠床,递给蓝河一张卡,交待帮忙买些换洗衣物。

 

出了蓝雨俱乐部冷空气无孔不入,蓝河顿时清醒不少,甩了甩头,总算把在浮空飘荡的魂儿给拽了回来。

想到自己闹了那么个大乌龙真是尴尬得想挠墙,努力在偶像面前保持的良好形象已经碎成渣,好想把之前咬断的舌头给吞了啊。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俩是什么关系呢?

八卦之心熊熊燃烧的蓝河,被自己脑补出一段不可描述的感情大戏之后蓝河发现再也无法直视那两个人,更无法正视脑补过量的自己。

 蓝河抬头望天,万念俱灰,开始怀疑人生。

 

房间还残留着刚刚暧昧的余味,喻文州在床边的沙发椅坐着,心绪翻涌。

短短不到两天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难以理解的事情,喻文州想要理出个所以然。

无奈疑问却像个线团越扯越长越扯越乱。

 

而唯一能够解答疑惑的人正安静的躺在床上。

 

看着薛洋乖巧的睡颜,喻文州又被那个吻生生的从一团乱麻的思绪中扯了出来,不知道薛洋出于什么样的心态吻他,像是恶趣味的惩罚,又像是小孩子的恶作剧,暧昧不清,喻文州心下不定。

 

但是有一点喻文州非常肯定。

 

薛洋眼睛里的人并不是他。

 

一时间千思万绪,像有什么压在心脏之处,烦闷得紧。

被一个相识不到两天的人牵动思绪,不,其实连相识都算不上,喻文州觉得自己战术大师的称号真该让贤。

 

烦躁的理了理头发起身往外走,把房门轻轻掩上。

 

薛洋慢慢睁开眼睛,神色不明的看向喻文州离开的方向,就这样看着,一动不动,虎牙在唇上留下深深的齿印。

 

喻文州在走廊呆了半个小时,心情逐渐平静。

正转身打算进屋,黄少天的声音传了过来

“队长队长经理找你。”

喻文州愣了下点头进门拿外套。

躺在床上的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眼神无悲无喜,仿佛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他的错觉…….

喻文州心漏跳一拍,拿了外套有些慌乱的往外走。

黄少天却往屋里蹿“队长队长你去吧!我来看着小家伙儿~”

自早上围观了队长投喂薛洋的那一幕,黄少天视觉受到了冲击,那人明明笑得那么灿烂却哭得那么悲伤。

真是个矛盾的人。

之后脑补出一个从小被后妈虐待受尽苦楚吃不到糖的可怜娃……..

喻文州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叮嘱了两句,心情复杂的看了一眼薛洋转身走了。

 

黄少天一脸雀跃的滔滔不绝“小家伙你醒啦要不要吃糖啊我叫黄少天你叫什么名字呀多少岁了满十八没家在哪里你的家人呢你为什么伤得这么重呀谁把你伤成这样的你告诉我看本剑圣不骂死他骂他祖宗十八代你还痛不痛啊我看着都疼我给你拿糖吃”

黄少天语速报表一口气问了无数个问题都不带停顿的。

 

薛洋被他的连珠炮问得一愣一愣的,躺在床上茫然的看着黄少天在衣服和裤子包包里掏出一大堆颜色各异的糖果堆到床边。

“花生糖玉米糖薄荷糖彩虹糖波板糖巧克力大白兔棒棒糖我给你说这个棒棒糖有牛奶味和水果味上面还有各种动物的图案好吃又有趣哦口味也特别多有芒果味草莓味葡萄味橙子味苹果味蓝莓味还有哈密瓜和猕猴桃味你想吃哪一种?”

不等薛洋开口黄少天就自顾自的挑了一个橙色的棒棒糖,拆掉印着花纹的透明包装纸,递到他嘴边,薛洋下意识张开嘴。

 

“这个是我最喜欢的橙子味,味道怎么样?好不好吃?”黄少天自来熟的坐到床边,大眼睛忽闪忽闪一脸期待的盯着薛洋等答案。

 

薛洋抿了抿嘴里的糖,所有的感官都被这酸酸甜甜的味道侵占了,就像他此刻的心情。

 

除了晓星尘从来都没有人无条件对他好过。所有接近他的人无一不是利用就是对他喊打喊杀,曾经丢掉小指都没能换来的点心现在却被人捧在手心送到嘴边小心翼翼的问他好不好吃。

薛洋不自觉的红了眼眶。

“好吃~”咬着棒棒糖露出稚气的小虎牙,笑容纯粹得似乎能让全世界都感受到他的快乐。

怎么又是这样的表情?黄少天下意识接了句:“好吃你就多吃点”

…………

“嗯~”薛洋笑得特别明媚。

“…………….”看着对方灿烂的笑脸上逐渐挂上眼泪,黄少天咽了咽口水,深吸一口气,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嘴皮子利索的剑圣忽然变成了口残。

 

队长我发誓我什么都没有干啊!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