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六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带蓝河小天使打打酱油

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喻文州尝试着和他交流。

薛洋像是认定了他,这让他很是疑惑,而这道命题解答起来好像会很复杂。

无奈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无瑕分心他顾。

喻文州选择把疑问放一放,先解决燃眉之急。

“阿洋,我们聊聊好吗?”

薛洋看着他乖巧地点点头。

“………”喻文州有点不忍心说下去。

深吸一口气再呼出:“我这段时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不能一直陪在你身边,所以我想再找个人来照顾你。”

薛洋眼眶渐红。

喻文州拿出黄少天的语速忙说道:“你放心我就在离你很近的地方只要一抽出时间就能马上来陪你而且除了白天比较忙之外晚上我都会陪着你的。”

“别哭……”抽出纸巾为他拭去眼泪。

薛洋吸了吸鼻子,用沙哑的声音说好。

喻文州有些不忍,可是现在正值职业联赛正是争分夺秒的时候,耽误不得。

默默的叹了口气拿过手机拨通了梁易春的号码“大春有件事情要麻烦你……..”

挂了电话正好听见敲门声:“请进。”

是张叔。

 

另一边梁易春在QQ上给蓝河去了条消息。

春易老:来

蓝桥春雪:办公室?

春易老:对

蓝河匆匆在游戏里给系舟交待了几句,拔出账号卡退了游戏。

五分钟后出现在梁易春的办公室。

“大春”

“坐”

梁易春开门见山的说“喻队那里有点突发状况,需要一个信得过又细心的帮手,我推荐了你。我看你最近在十区折腾的有点抑郁,你就当转换下心情。”梁易春一口气说了好几句,一点也没有在网络上的惜字如金。

“具体是什么事情喻队也没有说,你直接去战队宿舍找他吧。”

蓝河亢奋的点了点头出了门。

一路上蓝河都沉浸在和偶像近距离接触的雀跃和会不会见到黄少能不能要到签名的刷屏中。

站在队长室门外蓝河稳了稳心神敲了门,还是有些紧张。

温润的声音响起“请进”

打开门看见喻文州坐在床边,蓝河有点手足无措。

“喻、喻队。”

喻文州亲切的开口“是蓝桥啊,过来坐”指了指旁边的沙发椅。

待蓝河坐定,喻文州微笑着说“这次叫你过来是想你帮我照顾一下阿洋,我白天没什么时间,就麻烦你白天帮忙照顾下,屋里的东西你都可以使用,包括电脑。”

侧身让出被遮住的薛洋,蓝河站起身打量了一下病人。

被子盖在脖颈处,白皙的脸上没什么血色,淡淡的唇紧抿着,鼻梁挺秀,额上的碎发半掩住眼睛,浓密纤长的睫毛覆上眼神更添朦胧,眼尾略弯微微上扬,蜜色长发散落在枕边和床单上,凭添了几分妖娆,端的是一幅如画美人。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病态美?

我们大蓝雨终于有美女了!

蓝河心中亢奋,好想立马上游戏找车前子炫耀啊!让丫每次都用蓝雨无美女的梗来嘲讽,现在让丫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美人!我气死你!

哈哈哈哈哈!!!我大蓝雨威武。

蓝河的脑洞已经飞到天外。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床上的人。

喻文州眉眼一挑,饶有兴趣的看着蓝河的反应。

“咳…….”喻文州出声

蓝河瞬间回神脱口而出:“美、美人啊!”

激动得差点咬到舌头。

“我们蓝雨终于不是和尚庙了!!!”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低下头尴尬的想把舌头咬断。

喻文州下意识的转头看薛洋。

额…..之前看他马尾太凌乱松散,才把发带取下重新绑……….

然而发现……一个不会绑,一个绑不了,大眼瞪小眼之后索性放弃了治疗………

没想到……

咳…….一点都不想承认是自己的责任…..

 

只见对方眼睛微微眯起,没什么表情,嗯!如果忽略掉额角跳动的青筋。

喻文州默默把头偏到一边……

低头咬唇忍笑忍得辛苦,极力控制着还是不免双肩微微颤抖,与之相扣的手也在被子里轻微抖动。

薛洋额角青筋狂跳,偏过头瞪着这个幸灾乐祸的罪魁祸首。

喻文州背对着不看他。

薛洋手臂用力一拉,喻文州猝不及防,条件反射曲臂撑在薛洋身侧,还是不可避免压到了伤口。

喻文州这下笑不出来了,连忙起身查看。

还没直起身子就被抓住领口往下拉。

毫无预兆的触到对方冰凉的唇,喻文州震惊的睁大了双眼,对方却眉眼含笑一脸戏谑,本能的想远离却被扣住后脑动弹不得。

薛洋头微微一偏吻了上去,喻文州眉头微蹙,下意识双手抵在他胸口想拉开距离,却猛地想起对方身上有伤,默默地放轻了力道。把喻文州的反应尽收眼底,薛洋唇角上扬,霸道的啃咬,辗转吸吮对方的唇,鼻息打在脸上,呼吸都变得紊乱。

良久才松开对对方的钳制,邪魅一笑,伸出舌尖扫过唇角银丝,虎牙若隐若现,极尽狷狂和魅惑。

喻文州耻得满脸通红。

蓝河在一旁看着一系列的神展开惊得下巴都掉地上了。

大春,我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我会不会被灭口啊!我要是有什么不测记得墓志铭上一定要刻上‘蓝雨忠魂许博远’,逢年过节记得给我烧点黄少的手办,君莫笑的窗户由我去爬蓝溪阁的BOSS由我来守护,我会想你的大春,我舍不得你啊大春(尔康手)!!!

蓝河这边控制不住自己放飞的脑洞,对面喻文州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

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如果忽略掉喻队通红的耳根蓝河会比较入戏。

蓝河望着天花板反复催眠自己:我只是一根电线杆我只是一根电线杆我只是一根电线杆。

喻文州俯身撩开被子,果然绷带已经见红。

喻文州眉头紧皱,蓝河也是一惊,不再扮演电线杆。

反观床上的人一脸得意洋洋悠哉致极。

喻文州面色一沉,真想抓着对方问:你难道不知道痛吗?

沉着脸严肃的说道“不许再胡来了!”

一旁的蓝河吓得一个激灵,从来没有见过好脾气的喻队那么严肃,是生气了吧!

好想下线遁啊。

拆开纱布,胸口和腹部狰狞的伤口呈现在眼前,蓝河这时才发现对方左肩处也包扎着绷带,肩下空空。蓝河大惊失色,光看着就让人觉得心惊肉跳头皮发麻。

偏偏那人眉头都没皱一下。

蓝河叹服:真汉子纯爷们儿啊!!!

等等…..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直到喻文州换好绷带盖上被子,蓝河才颤抖着手指指着薛洋问喻文州“男、男的?”

蓝河三观尽碎生无可恋只想蹲在墙角抱头痛哭。

大春,我想回去吃键盘,吃十个。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