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四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晓星尘~~~”

“你回来啦~~~”

黯哑的声音带着鼻音,上扬的尾音分明甜丝丝却透着莫名的心酸,手正试图挣出被子。

有前车之鉴,喻文州在鬼门关走了一趟还心有余悸。

急忙按住他的手,却被对方反手抓住,紧握着他的手放在包着纱布的心脏之处。

双眼弯成了月牙,眸光熠熠摄人心魄,唇角上扬,小虎牙凭添了三分俏皮两分稚气,一派神采飞扬少年风流的模样。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少年将握变成了扣,扣着喻文州的手背带向自己脸庞。

“……我知道错了~”

带着鼻音笑眯眯的撒娇卖乖。

“……我后悔了~,我会改的~”

眼神真挚纯粹,鼻音越来越重。

“所以……”

脸颊蹭了蹭温热的手掌。

仍旧笑吟吟的道:“可不可以……”

声音开始哽咽:“可不可以不要再丢下我~~~”

少年依旧眉眼弯弯,醉人的笑容明明还挂在脸上,眼泪却决堤而下,滚烫的泪水滴落在紧紧相扣的手掌上。

灼伤了别人也灼伤了自己。

“……我会乖的~”

“不然罚我不许吃糖~”

天真无邪的脸上满是乖巧讨好,泪珠争先恐后的滑落,枕边已然晕湿,眼里是小心翼翼的祈求。

“好不好嘛~,道长~~~”

他笑容灿烂甜甜的撒娇,却泣下如雨。

喻文州紧抿着唇,有什么哽在咽喉,吐不出也咽不下。

“道长~~~”甜腻腻的唤着那个人。

喻文州怀疑他要是再不出声那个少年下一刻便会嚎嚎大哭,咬咬牙平复心情,发音尽量平稳

“好”

少年喜上眉梢,欢喜都写在脸上,笑意直达眼底,脸颊在喻文州的手心里蹭了又蹭。

“道长我想听你唤我名字~~~”抽了抽鼻子,少年有些委屈的说。

喻文州愣了一下,从善如流的温和哄道“想我唤你什么?”

“唤我…阿洋~”笑意吟吟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喻文州,眼中满是期待,像是等待着老师发糖的小朋友。

喻文州被他稚气的样子逗笑了。

音色也不禁微微上扬:“阿洋~”。

薛洋傻呵呵的笑得见牙不见眼一脸满足。

眼泪却早已溃不成军。

这乖巧又惹人怜的模样哪里像是之前的恶鬼?

喻文州伸出空闲的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还是有点烧。

想起身拧一把毛巾,无奈他刚一起身薛洋就惊慌失措的抓紧了他的手挣扎着坐起来,犹如惊弓之鸟。

他紧抿着唇,红肿的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眸中尽是来不及隐藏的慌乱。

喻文州无奈的把他按了回去,手被攥得生疼,耐心的哄道:“阿洋乖~,我哪都不去。”只得用右手代替左手被他攥在手心。

单手在盆里捏巴了几下帮薛洋擦拭着脸上的泪痕。

薛洋从始至终都未曾挪开眼。

喻文州叹了口气顺了顺他的头发道:“睡吧,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薛洋抿抿嘴,委屈巴巴的摇头道

“我不睡。”

“我怕一闭上眼睛你就不见了。”

“……….”

 

两人大眼瞪小眼僵持了半个小时。

 喻文州终于投降“好吧,我们一起睡。”

说着把薛洋往里轻轻的挪了挪,侧身面朝他躺下。

左手和右手十指相扣。

薛洋唇角含笑,渐渐入眠。

喻文州也是累极,却怎样也睡不着,刚才的对话信息量有点大,疑问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喉咙也隐隐作痛。

看着对方安静乖巧的睡颜,无奈的又叹了口气。


评论(5)

热度(67)